湾家人
我是张甯(ning),是个弱弱的coser兼文手
全职主叶黃王喻,还吃all喻,盗墓主瓶邪黑花,基本上不雷都吃
盗墓粉花爷阿甯,全职粉少天
这里有渣渣的文、cos照,有脑洞的图,总而言之有很多的東西,希望不嫌弃
偶尔更新,剩下马甲号更新(或许)

【全职高手】为了与你相遇

四种时间线,有悲有喜,He

字数:11903

BGM推荐>邓紫棋-光年之外、JJ-超越无限&王凯-赤血长殷




如果在不同的时空里,我们……还会在一起吗?


一觉醒来后,叶修发现世界不一样了,这里不是他的房间,眼前的这些摆设复古到极致,身上的衣服也是古装,就像是电视里播的那些古装剧一样,原本他以为不过就是什么整人节目罢了,可是有人敲他房门给他送上早餐,婢女说着少爷慢用时,他就知道不是什么节目,而是他穿越了,难以接受,但是事实让他不得不接受。

他身处何处、身份,他什么都不清楚,搞定这复杂的古装后,便从房间出去,婢女们看到他都会跟他行礼,随意拦下问了一个婢女,是否知晓叶秋在哪,婢女虽然是表情狐疑,但还是替他带路到叶秋那儿,进门就看见叶秋在算帐款,注意到来人后放下笔,抬头一看竟是叶修。

"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"叶秋疑惑的问,语气却透露着开心。

叶修没回答他的问题,关上房门,还有所有的窗,看着叶秋的脸,感觉就跟他那个弟弟一样,毫无任何一丝差异。

叶修认真地说:"待会听到无论多荒唐的事,都别跟其他人说。"叶秋点头表示了解。

"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而是未来世界的人,我没疯掉,别用那种眼神看我。"叶修继续说:"我的世界里,也有一个双生弟弟,跟你一样,你帮助我不再这个世界露出破绽。"

叶秋起身走到叶修面前,一脸没得商量的样子看着叶修说:"呵,既然你不是我哥,凭什么要帮你?再说了也没好处。"

叶修淡淡地笑了,用犀利的眼神看着叶秋说:"你小时候的事,他都记着,我也不巧的翻来看了。"

"听你胡说,我不信。"

"啧,非要我说出来,五岁尿裤子,同年在花圃跌倒,抬头看到虫子吓哭,同年年尾时打破价值昂贵的花瓶,六岁……"

一桩桩的丑事被爆出来,他没脸在听下去了,叶秋急忙打断叶修的话语说:"停!打住!我知道了!我帮你!"

没想到连这都一样,撇开这不提,现在要紧的是这个世界的事,叶修思考了一会开口:"好,那么我需要知道家族的事情、咱们父母亲的个性、我的个性。"

"咱们家是将军世家,父亲是将军,脾气就不用说了,没法商量,母亲是长公主,温柔婉约,但近几年身体越来越差,不过找母亲商量事情一定能成的。"

"你呢?从军?"

叶秋浅笑着说:"我跟你不同,虽说是双生兄弟,可我体弱多病,父亲让我经商,你本应跟着父亲一同前去军营磨练,但出发一个月前,你失蹤了,到现在整整两年,至于个性就跟现在差不多。"说最后一句时,叶秋特意加重语气。

"喔!原来如此,那咱们几岁?"

"二十岁,你连这都不知道?"

"知道还用问吗?"

"……那你原来几岁?"

"二十七岁,你呢事业有成。"叶修简单地说。

叶秋点头叹一口气说:"我尽量帮你,剩下看你造化。"

"谢谢。"我势必要承袭这位置,逃不了的。

"带你先去找母亲?"

"行!母亲好说话,能说服父亲对吧?"

"是啊!走吧!"

去的路上,叶修观察着宅院,官位看起来不小,过去的路上十分漫长,叶秋大致讲一些国事,听着听着他的意识飘远了,叶修想起黄少天,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能不能碰上黄少天,即使不能与他相遇,也希望他不是敌国的人,不想杀死他,争个你死我活的场面。

到了长公主的房门外,让婢女通知,没过一会婢女带他们进去,长公主看到叶修时,不敢相信的捂住嘴低声啜泣,他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个儿子了,如今人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,这已经是上天给他最大的恩赐了,跟长公主稍微说一下叶修打算承袭军将的位置,还望母亲能帮他说几句话,长公主一口答应,叶修能回来,他什么都愿意做。

过了小半天的时间,婢女传话让叶修过去书房找叶将军一趟,叶将军看到叶修时,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,让叶修内心忐忑不安,最终叶将军叹了口气摆手,让他到一旁坐下,叶将军也不想多计较什么了,既然他要承袭这个位置,就要给他多磨练些,给他一小分支的小队任他带领,只要边境有一些叛乱的问题,都有叶修去搞定,随着他平定的效率和安抚人心的状况,以及这些小功绩越来越多时,朝廷注意到叶修的能力,皇上时常封赏于他,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,今年邻国的蓝月国打算与他们和亲,让一个亲王亲自来到他们的国家,据说他喜爱切磋决斗,要求他来的这段期间里,必须要有一个高手随时跟他打斗,朝廷官员为此苦恼,叶修总觉得这个亲王是黄少天,他毛遂自荐自愿陪他随时切磋,皇上立刻批准,当日迎接时,由他亲自负责这一块。

当日叶修特意到城外等待这位亲王的到来,一群人浩浩荡蕩的带着进贡品到京城,看到城外早有人候着,蓝月国的亲王觉得十分有诚意,特意下马一见在此接待的叶修。

"哇!这么盛大的场面啊!那可真荣幸啊!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毛遂自荐的将军啊?先说本王的武功也不低!也是上荣耀榜的!"

叶修轻笑,果然是黄少天,不枉费他这两年间打上荣耀榜上第一,下马对黄少天行礼,走到距离黄少天三步之遥前,轻声开口说话。

"在下是荣耀榜上的斗神。"

"什么!"黄少天十分震惊,早打探过这个人,但是却无半点发现,没想到就在眼前。

"不信吗?要不咱们等等过招?"

"在这就行了!"话刚落,剑以出鞘,冲往叶修的方向进攻,叶修未曾让剑出鞘,只防不攻,让黄少天觉得很没劲,自己收起剑。

"亲王等安定后,叶某定陪你切磋两把。"

"两把还不够,还有啊!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,方才说的切磋都说好了!你可不能食言偷跑!"

叶修点头答应,上马带路,这路叶修看他都快憋不气了,要不是想马上切磋,要不就是想说话,按照第一次场上见面的时候,黄少天憋了满肚子的话想对他说,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,只能跟他乾瞪眼被他呛满身菸味,想起这事儿,叶修就觉得好笑。

将黄少天带到住所后,便打算告退离去,但是他不愿让叶修离去,非要留他下来切磋,直到他累到躺在地上为止,明明感觉叶修也尽全力了,可他却还是那么有体力,他不服气啊!

"你叫什么名字?"

叶修叼着草回答:"叶修,修身养性的修。"

"虽然咱们这是不能轻易告诉他人名字,但总觉得可以跟你说。"

"喔?这么肯定吗?"

"我的直觉一向准确,毫无差错!我能从你的剑法里感觉到你这个人能信!"

"这么厉害?说来听听?"

听到叶修质疑他,立刻坐起身不悦的瞪着叶修说:"哎!你到底想不想知道!"

"你说吧!"叶修比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撇撇嘴说:"叶修你听好啦!本王只讲一次!我叫做黄少天!少年的少,天空的天,你可要记住啊!"

叶修往后一躺有些敷衍的说:"是,记着了。"你的名字哪这么容易忘呢?

接下来的每一天里,只有打听到叶修有空,便派人请叶修过来他一趟,跟他好好切磋武功,虽然几次叶修都以家中不便推迟,跟他切磋感觉就像是在欺负他似,黄少天跟他切磋到现在,没赢过几场,不甘心一直输于叶修,但是心服口服,他的实力坚强,战术上运用十分好,几波攻击下来,他只能看出几个小破绽,加以攻击破除他的战术,最后总是又败在他战术上。

这一个月中,黄少天没少进宫,却没听见皇上把哪个公主配婚于他,最后空手而归,但他倒是与叶修交为好友,偶尔会写书信给叶修,大致上的内容都是想在找他切磋,或是说跟他相处的时光,那段日子很轻松,没有任何的拘束,让他也能享有与平常人一样的交友生活,他还希望有机会能再面,不是以两国亲王将军的身份,而是单纯朋友的身份相见。

好景不长,蓝月国不愿安于现状,早已对这个国家虎视眈眈许久,经过那一个月的探查,决定进攻并吞他们,开始侵犯几个小城小镇,等到发觉时,已被占领了,皇上召集所有军将们分配他们去平定叛乱,以及抢回领地,最终都是失败为结局,很快的两个即将攻打,叶家为军将世家自然愿意参战,为国尽一份心力,原本叶修应当与叶将军一同上同一阵线,但皇上看重叶修的实力,派到最前线,在打仗前拜别长公主,并交代叶秋照顾好长公主,他知道此翻前去打仗,他怕是有去无回了。

好几场的仗都打赢了,直到叶修不慎重了埋伏,受了点伤但并不碍事,他还能继续上战场作战,接连几场都勉强打退敌方,可是士兵死伤惨重,叶修怕这样拖下去,局面会越发难看,扭转不回局势,他下了一个豪赌,叶修用目前最好的精锐部队调配为前峰,与他一同先杀上去,斩断对方进攻的路。

叶修带人去敌方阵营放火,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、自乱阵脚,当黄少天带兵杀出来时,叶修真没想到黄少天居然亲自上场,一个亲王来沙场上不意外,但是对象是他的话,叶修倒是很意外,看来是无可避免的打斗。

几番的过招,终没结果,直到敌兵往叶修的身后砍下,打断叶修的攻击,让他被黄少天所伤,叶修大致看了自己这边的局势,他知道他这一赌到底还是输了,他将一切都赌在这,但他千算万算,就是没算到黄少天的出现,所有的计划全都打乱了,叶修为了闪避敌兵的攻击,但却被黄少天剑刺于心脏的位置,这是他们俩始料未及的,刺进去的那刻,仿佛这剑的伤害是在黄少天自己的心上似,疼痛无比,抽出剑时,他听见叶修的话语。

"这场决斗是你赢了,少天。"

黄少天瞪大双眼看着叶修倒下,说不出任何的话语,而叶修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他还不想死,想在多看几眼黄少天的样貌,印入脑海之中,下一秒黄少天也倒下,瞥见他的盔甲,缓缓的流出血液,他没给黄少天下这么重的手,唯一的可能是他早受伤了。

"看什么看,本王要不是为了跟你决胜负才不会冒死来。"

"呵,想我就说嘛……"

"谁想你了!谁喜欢你了!太臭美了吧你!"死到临头还是这么嘴硬。

"少天,我喜欢你,有来世愿我们能安然度过一生……"

叶修慢慢的阖上双眼,在闭上的前一刻,听见黄少天说:"我也喜欢你,来世再爱你一辈子!"

听见黄少天的回答后,他安心满足的勾起了嘴角笑着闭上眼,叶小将军享年二十五岁,英勇为国奋战到最后一刻。


再次睁开双眼时,叶修发现他已经不在沙场上,身旁也没有黄少天的身影,而是在一个与现代相近的房间内,在房内大致的翻过一遍,知道现在身处于民国时期的上海,十之八九就是苏沐橙之前看过的电视剧剧情,经历过一次死亡,唯有死亡才会换成另一个时空,至于怎么回到原时空中,都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打开衣柜一看,清一色都是西装,这时代的人大多都是这样的穿著,在怎么不喜欢西装,他还是得要穿上,这总比古装那样繁琐的衣服好上许多,选了一套最朴素的穿上,一下楼就看见叶秋在看报纸,但没看到父母亲在家中,估计父亲也是军人,母亲这就不能确定了。

"饭菜都在桌上,自己吃我吃饱了,一会咱们还要去工厂。"

"爸妈呢?"

"去开股东会议了,你忘了吗?"

叶修喔了一声开口:"想起来了,待会要去哪个工厂?"

"你这是没睡醒吗?今天要去面粉工厂啊!"叶修摆摆手表示知道了,走去饭厅迅速的吃完早饭,顺手拿了件风衣跟上叶秋的脚步,看见一台只有教科书上才有的车,回过神来,叶秋已经坐上副驾驶的位置上,叶修无奈的走到驾驶位,他就开过那么一次车,之后就没开过了,叶秋见叶修迟迟没动作,觉得很纳闷。

"哥,你这又是怎么了?"

"叶秋今天你开车,我手疼。"

"不行!今天该你开了!咱们说好的!"

叶修挠挠头斜眼瞥叶秋一眼说:"不知道上次是谁又嫁祸给我,害我给爸打啊?我怎么忘了?"

"行,我知道了。"叶秋咬牙切齿的说。

两人迅速的交换位置,到达工厂巡查一番后,叶秋让叶修先回家,他自己还要在去谈一笔交易,车留给叶修开回去,好在叶修这一路都有记路,叶修硬着头皮将车给开回去,回房间脱掉西装后,瞥见桌上的信,这字迹他认得,是苏沐橙的字,约在今晚自家工厂附近见面,等待到傍晚时分,叶修立刻出门到地点,见着人后,他本想问苏沐橙有关于黄少天的事情,还没开口苏沐橙就给他塞了把枪。

"沐橙,你这是?"

"给枪呀!忘记今天的任务了吗?"说完后,苏沐橙对叶修眨眨眼往后退到黑暗中,叶修叹了口气,猜想到自己的身份为何,凭借自身能力去实施任务。

碰的一声枪声响起,远处的人倒下,身边的手下朝着叶修的方向来,叶修一枪一个,快速解决任务,跟苏沐橙立刻跑向不远处坐上车离开这里,回去交差任务,可是苏沐橙让叶修在他家附近先下车,说是他回去就行了,叶修点头跟他道谢先回家,看家中都熄灯了,出门前他没把房间的窗给关上,爬树回房间,没料到叶秋在他房间里头。

叶修坐在窗边问:"来我房间做什么?"

"哥,你什么时后回来的!"叶秋吓的手上文件掉落一地,叶修弯腰捡起一张来看,大多都是今晚的事情。

"说吧!你跟这些是什么关系。"叶修抬眼望向叶秋晃晃手上的文件。

叶秋摊手苦笑着说道:"哥你的顶头上司毒火就是我,我知道你会先怀疑我,所以文件我都放你这。"

"越危险的地方,越是安全。"叶修一边捡文件一边问:"爸妈也是?"

"不,他们是资本家。"

"行,果然没错。"

叶秋抬头问叶修:"你早知道了?"

叶修摇头回答:"推敲出来但不确定,也套不到你的话。"

"本来是不准备让你知道的,可是……"

叶修接着叶秋的话说:"今晚让我撞着了。"

"撇开这不提,明天咱们还要去跟黄氏集团谈合作。"

"那早点睡吧。"叶修将文件递给叶秋随意应了一句。

黄氏集团来谈的人估计就是黄少天,这合作应该也只是台面上而已,台面下那可就不一定了,先不论其他问题,光是党这块就有的看了,但绝对不是同一阵营,是中共地下党还是特务委员会的人,他就无法确定了,好在当初魏琛闲来无是转电视看到这类的剧,他、方锐跟魏琛都意外的觉得不错,上网把全部的补齐,这段历史就是国中读了一点,也没想着多读,现在只能凭着电视剧的套路来走了,叶修躺在床上伸出手,像是想抓住什么,最终还是落下了,闭上眼翻身睡觉,等待明天的见面。

大清早的还没睡够,就被叶秋给叫醒,说是要去趟面粉工厂,叶修摆手说声知道了,打个哈欠起身换衣服去工厂,虽然昨天已经去看过了,再去也无妨,这块他不怎么了解,上了车打个盹,叶秋看叶修睡着了,也不打算叫醒他,叹口气下车去探查,并跟警察解释了一番,回车上时,看见叶修清醒了,张口想说话对方就是点头,知道他了解了,直接开车到茶楼等谈合作。

"叶秋,咱们早餐可没吃,要不先点什么吧?"

叶秋摇摇头回他说等黄家少爷到了才能点,茶楼里的菜色他说的算,叶修摊手起身从口袋掏出烟,向叶秋晃晃,出包厢找地方抽个烟,等黄家少爷过来,烟还没抽完,瞥见茶楼前来了一辆车,本来没太在意,发现下车的人是黄少天,赶紧的把烟给掐了,跟着上楼。

"叶先生好呀!诶!今天不是说两个人吗?怎么就你一个人?另一位是不是病啦?"

"好着呢!不劳烦黄少爷记挂。"

背后突然的冒出了个声音,黄少天吓得立刻转头,定眼一看,跟里边的叶先生一样的脸,左右转头看,明白是双胞胎,再仔细一看,对外面这个叶先生有点印象。

"你是不是有在外地读过书?"

叶修点头不答话,只问他还要站在外头多久,黄少天尴尬地走进去,开始谈合作,过程相当顺利,一谈完后,马上招人点菜,叶修瞄了一眼菜单,原来这店大部分都是秋葵,这也难怪是他说的算,吃饱喝足后,三人稍稍的闲聊一会,黄少天递上自己的名片给叶修。

"叶修,欢迎随时到我家的俱乐部找我,对了,合作愉快!"

"行,合作愉快。"

那日之后叶修有空就去俱乐部找黄少天,到后来黄少天直接邀请叶修到他家打球,但回回都败于叶修,他自认他打得挺不错的,但没想到叶修打得比他更好,这燃起他想战胜叶修的想法,非得要赢过他,只可惜之后又有的忙,后来搁置一旁,而叶修也接到不少的任务,没空找黄少天,当中悄声打探黄少天的消息,就看看他是哪一边的人。

打探了许久,未曾打探出什么风声,倒是打探到他和喻文州走的很近,对方是特务委员会情报处的人,叶修对此豪不意外,很像是他会做的事情,换作是他,也是会去情报处,他俩的关系还不清楚,有待调查,得要谨慎些,就算是换了一个时空,喻文州仍然也是战术大师,改变不了的。

叶修接到一个任务是射杀日本人,带着枪枝到射杀地点后,叶修在瞄准时,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,任务不能放弃,啧了一声,趁黄少天转身离去时,扣下板机,日本人立即倒下,叶修收起枪枝,马上走人,因为他见着黄少天突然打开门,往自己这个方向看过来,走进叶秋安排的一家换了一套衣服,从店家的后门离开,点燃一根菸抽着,正巧黄少天的车转过来,停在他面前。

黄少天摇下车窗问:"你怎么在这?"

叶修比了一下身后的店家说:"订西装啊!怎么?少天你没订过西装?"

"当然有啊!怎么没有!"黄少天哼了一声再次开口:"我是说你在这干嘛?"

"抽菸等衣服啊!"

"唉!我不是这个意思!你是真不懂,还是装傻啊你?"

叶修耸耸肩继续抽着他的菸,黄少天下车站在他面前打量叶修,可是叶修菸味太重了,忍不住咳几声,从来没碰过像他菸瘾这么重的人,叶修伸出手揉揉黄少天的头,笑着摇头,眼底尽是宠溺的看着他,黄少天看上叶修的眼时,感觉就要沉溺于他的眼中了。还未过神来,叶修已经走进店里拿西装了,黄少天连忙的走上前喊住叶修。

"什么时候还有空再来打一场?"

叶修回头耸肩回了句不知道,对黄少天摆手道声再见,便离去了,黄少天愣在原地望着叶修离开的方向,叹一声转身走回到车上,叶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?黄少天摸了摸自己头,彷彿叶修的手温还留在头上似的。

后来的任务,意外的都有黄少天的身影,叶修发觉不对劲,这事必须得要跟叶秋说声,再让人去查查看他的身份,恐怕黄少天的身份没那么简单,叶修将他知道以及推敲的一并跟叶秋说,对方沉默不语,确实叶修说的有道理,纵然他的能力有十足的把握完成任务,眼下这个人会让他们所有的一切功亏一篑,只能换人继续了。

得到毒火上司的首肯,叶修开始着手调查黄少天的身份,一路查到底,喻文州竟然是他的发小,这也难怪走的近,不免还是会嫉妒喻文州,比自己更早就认识黄少天,叶修甩甩头将感情放一边,黄少天这下十之八九是特务委员会的人,他们俩是对立关系,这下真的是麻烦了,明面是合作伙伴,暗面是敌人。

还没想好对策,黄少天又邀约他去打球,想拒绝却又舍不得,那张笑脸他是百看不腻,还是答应了他,坐上车到他家打球,打没几场,忽然地下起雨,黄少天拉着叶修到屋内,让他梳洗一会别感冒,只是没想到黄少天家的下人,将他的衣物给弄湿了,没法换一套衣裳,黄少天抓抓头他说声见笑了,给他自己的衣裳穿,叶修也是勉勉强强穿下他的衣服,毕竟体格还是有所不同。

这雨一时半会也不会停,黄少天拉着叶修到房里说话,叶修只听不说,偶尔吐槽他个两句,气的黄少天哇哇大叫,说他嘴很坏,叶修无辜的摊手,这场景就像是平日一样,但他没办法抱他,因为他们不是恋人,那剎那的失落,黄少天注意到了,不懂叶修为何会有这般失落的眼神,张了口想问,想了一会还是换了一个话题继续接着聊。雨停之后,叶修就离开了,偌大的黄家又只剩下他一人,但对他来说不是一人,喻文州已经来到他房内了。

"这样看来他不是军统的人对吧?"

"别太早下定论。"

黄少天手抚上窗,望向叶修离去的方向,玻璃倒映出身后人担心的脸庞,他也让喻文州帮着他查叶修的身分,虽是没查到他是军统的人,但却不能因此而放下警戒,万一他是军统的人,他跟喻文州是必死无疑的,握紧拳头手微微地颤抖着。

叶修回到家后,抓着叶秋说他看到喻文州到黄少天家中,并非是走大门进去,这也确定了黄少天是特务委员会那边的人,叶秋瞧见叶修那一闪即是难过的表情,知道他是喜欢黄少天的,可是这个乱世中,怎么可能让他去喜欢一个敌对的人呢?

在一次的任务中,苏沐橙被袭击了,叶修赶过去支援,没想到攻击苏沐橙的人竟是喻文州,叶修拖延时间,让苏沐橙增取时间逃离这,残局由他来收拾就好,叶修两手一摊看着喻文州,对方皱着眉头紧盯着他,手里的枪还握于手中。

"呵呵,喻处长你这是想杀我不成?"

"叶大少爷您哪里的话,真不懂你为什么要帮军统的人。"

"没为什么,路见不平罢了。"

"那少天呢?你这么处心积虑地打探他,是想做什么?"

叶修冷笑迅速掏出枪,朝着喻文州开了一枪,见他吃痛地摀住伤口,本想立刻撤离这里,但若是他这是演技,逃了也无用,他一定是有万全的准备才敢出现在这,天罗地网之中,他还能逃去哪,不如……

"咱们谈个交易。"见喻文州笑着点头,他继续说:"说你杀了军统的人,但伤及无辜,决意下台以弥补这一切。"

喻文州瞪大双眼,显然是说法在他意料之外,可是碍于叶修的身分必须这么说,想到他的发小,想到他的笑脸,这板机他扣不下去,他保护他的发小,免于被军统的人盯上,可是没法保全住他的笑容,他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碰的一声枪声响起,叶修应身倒下,嘴角挂着淡淡地笑容,彷彿他已经解脱似了,在上个世界里,我们互相表达心意,死亡让我们无法在一起,这个世界我们彼此错过,阵营也不同,但好在杀我的人不是你,不想看见你愧疚的表情,那样的表情不是你该摆出的样子,因为你总是像个太阳似的照亮我,你的笑容灿烂夺目,而且也很温暖,最喜欢看你笑了。


再次的死亡,这次叶修身处于仪器中,他发现眼前这个空间里,有数不清的人也待在里面,想尽办法破坏仪器,破坏的过程中,他发现他能用落花掌,便试着使用成功破坏仪器,出来后环顾四周,叶修定眼仔细一看,这里全都是他的熟人,吴雪峰、苏沐秋、方世镜等许多人都在此,这边的人大多都是四期以前的老将,没看见黄少天在这,他就稍微放心了点,当他准备迈出步伐时,他忽然剧烈的头痛,他看到许多的记忆,关于这个身体的记忆,他是半机器人,这些老朋友也都是第一批不完全机器人的半人类,他们拥有生前的心脏大脑,为了荣耀、家战斗多年,最终逃不过资方们的一句"他们都老了",强制让他们进入睡眠状态,叶修本该跟着他们一起淘汰的,但嘉世觉得他在使用一叶之秋的实力还有些用处,还能继续抵挡外星怪物,便将他给留下了,直到孙翔的出现,让嘉世的高层决定将一叶之秋的能力,转移给孙翔这个新人,转移完后,嘉世没遵守约定让叶修清醒,而是强制他睡眠,看到这儿叶修苦笑,这种感觉似曾相似,就如同当年一般,他或许还能再重新来过,因为他知道这个身体里有君莫笑的存在,他得要回去,回到有黄少天在的地方,继续护着他。

既然能使用帐号卡的能力,他想将这些老朋友给带出来,但走近一看,他们强制睡眠太过长久了,一些机械零件都已经生锈,即使能让他们清醒过来了,也没办法让他们活动太久,叶修握紧拳头站在苏沐秋以及吴雪峰两个人仪器之间,两个最好的战友,如今在无可能与他们并肩作战了,无论是在哪个时空中,命运总是捉弄着他们。

"只是从头再来罢了。"叶修默念了这句话,松开拳头破坏大门离开那里,他似乎听见他们对他说祝你好运。

对于目前这个世界他仍然还是不懂,即便刚刚那些记忆也不足以让他了解,凭借着记忆中基地的样貌,找寻黄少天的房间,也确实给他找到了,里面住的人却不是他,房间里头的少年认得他。

少年瞪大眼开心的问:"请问你是叶神吗?"

叶修愣了一下点头,眼前这个少年的笑容,与黄少天有几分相似,不由得看出神了,看见有人往这走,叶修迅速地躲进少年的房间哩,跟他比了嘘声的姿势,等待人走后,才开口询问少年。

"你跟黄少天是什么关系?还有现在的世界是如何?"

"黄少是我前辈啊!我是蓝雨部队的卢瀚文,以前……跟现在有差吗?"叶修听见这个回答就知道他是新生代的,对于这些不太清楚,问了时间才知道,他已经沉睡了将近快要十五年了,变化太过庞大,本想告别卢瀚文,但是对方坚持要他留下来,叶修也拿他没辙,待在他房间看他给的书籍,了解现在是如何运作,当房门被打开时,叶修立刻放下书籍,下意识做出要攻击姿态,看清来人后,稍作放松的往后走几步,等待那人开口。

"小卢你找我什么事啊!"

"唷!这不是少天吗?"

黄少天瞪大眼看着叶修,愣了好几秒后开口:"靠!老叶你没死吗!小卢你没骗我吧?"

"黄少我哪敢骗你啊!"卢瀚文连忙否认,并偷跑走,临走前说他要去微草部队找刘小别。

"少天大大一见面就不能说点好的吗?"叶修轻笑着问。

黄少天不敢置信地走上前抱住叶修,看的到、抱的到,甚至是听得见他说话,黄少天觉得这已经很好了,不敢多奢求些什么,早有耳闻像叶修这种的机器人被淘汰摧毁,可没想到现在在这儿还能见着他,叶修看到他这个的样子,内心很心疼,轻轻的抱住他,等待他的情绪平静下来,想好好问他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,可是等来的却是被他给狠狠地推开,叶修来不急拦住黄少天,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,这一世也注定没有结局吗?叶修将伸出来的手收回,失落的望着黄少天离开的方向。

黄少天最害怕的并不是失去,而是已经适应了失去,却又出现了希望,那种心慌意乱,无法用言语表达,推开叶修选择逃跑,他害怕这是资方的陷阱,他知道三期的人员已经剩下没几位了,接下来就要轮到他们这期的,但比起这个,他更怕的是这都只是一场梦。

黄少天逃回房,靠着墙坐下,看着他的双手,明明他听见他的声音、抱过他、也感受到他的心跳,他喜欢叶修很久很久了,当这个人站在眼前时,他却成了最可笑的逃兵,这一点都不像自己的作风,他还算哪门子的机会主义者?

"老叶,你到底是真的回来了,还是只是我的错觉呢?"黄少天皱眉的看着天花板。

接下来的三个月,黄少天为了确定叶修是否真的存在,时不时就往卢瀚文那边跑,每回都没看着叶修,离开后总是苦笑,一个早就被摧毁的人,怎么可能还会存在世上,况且一叶之秋的能力已经被剥夺了,叶修很难存活的,即便可以活下来,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。

后来又听见一些小道消息,最底层的基地,由几名强悍的新型机器人看守,其中一名能使用多种能力的绝活,十分少见的机器人,黄少天这一听,倒是有些好奇了,无奈那阵子外星怪物特别多,没有空闲时间去查探,再后来也就没特别在意了,他想迟早有一天他能碰上的。

时隔三年后,联盟召集所有人,说是要公布新的部队,里面的人员竟然让人出乎意料,黄少天想不到叶修真的回来了,以全新的姿态回来,原来他的体内同时并存着两种能力,他的资方不再是嘉世,而是一个刚崛起的兴欣,黄少天想去祝贺他,走上前两步后,想到自己的身分,还有那次见面的状况,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转身离去,一旁的队友们将黄少天的行为尽收眼底,那个神话一般的人,是他们队友喜欢很久的人,他却没上去说几句话,令他们感到奇怪,唯一知晓的卢瀚文担心地看着黄少天,他记得那天两人初见时,感觉挺好的,怎会是这样的局面呢?卢瀚文追上黄少天的脚步,正想开口时,黄少天淡淡地说他想静一静,卢瀚文点点头走回部队,往回走的路上,频频回头看黄少天。

原本很多的防御攻击都是由蓝雨微草负责居多,但兴欣加入他们,以攻击作为防御,三方合作的效果十分好,联盟看好新崛起的兴欣,加上叶修使用多种能力的强势回归,减轻各部队抵御外星怪物的压力。

这天黄少天去联盟进行蓝雨部队日常事务报告时,无意间听联盟没有更多的资源来供养五期之前的机器人,包含强制睡眠的也是,黄少天带着报告赶紧离去,去兴欣部队找叶修。

黄少天狂拍叶修的房门,并喊着他:"老叶老叶老叶!你出来!快出来!出来出来!"

叶修抓抓头发,表情无奈地开门说:"这又怎么了?"

黄少天表情严肃的说:"进去说!"

黄少天跟叶修说他刚刚听见的事情,叶修表情凝重,可是这也无可奈何,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,他们只能听天由命了,至于怎么销毁他们,叶修大概也有底,按照那些科幻片的剧情,肯定是让某个机器人突然狂暴,接着召回那段时期的机器人,强行销毁他们,他并不意外,可是眼前的人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,他们贡献了自身的身体、能力,还有一切的事物,却只能得来这样的结果,不能接受也不能理解。

"咱们静观其变,少天你也别慌。"

"能不慌吗!这是关乎我们生命的事情!都这时候了,老叶你都不会慌吗?都不会气愤吗?"

"如果我们气愤慌张有用,那么为什么我们还坐在这呢?"

黄少天紧皱眉头咬着下唇,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一生,这么漫长的时间里,他看过很多的队友战死、被销毁,他觉得他习惯了,但真的轮到他时,他有些慌乱,甚至难以接受,叶修叹口气将黄少天揽入怀中安抚,他希望召回的那一天能晚一点到。

果然如叶修所料,强制让人狂暴,不分敌我的攻击人,联盟与资方召开会议,一致决定销毁五期之前的机器人,无论这当中是否有人反对,他们都坚决要销毁,联盟迅速的调出资料,将五期前的机器人全数召回,等待清点过后,并跟所有机器人说要维修避免类似情况发生,都欣然接受这个说法,但黄少天跟叶修并不认同,他们只是在包装谎言,距离死亡越来越接近,开始注意到有部分的机器人已经被强制进入睡眠,伙伴们似乎还不知道,等到空间转动后,他们两个知道,这是要摧毁他们了。

在被摧毁的前一刻,黄少天开口问:"老叶你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?"

"有,现在也喜欢你。"

"可惜,我们活不到在一起的时候了。"黄少天苦笑的说着,语气满满的失落。

"少天,你只要知道我爱你这就够了。"

轰的一声,第一批机器人被摧毁,大家发现不对劲,却已经无能为力,有的机器人开始害怕的哭泣尖叫,也有机器人破坏装置想逃离,这都是白废力气,而他们却像是平日生活那般的对话着,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
黄少天往叶修的肩上靠,笑着开口说:"老叶,我爱你,能和你相遇相……"

黄少天话未说完就被强制睡眠,叶修知道他想说什么,能够听他亲口说出那三个字,他已经很开心了,把黄少天抱进怀中,闭上眼等待摧毁殆尽。


叶修睁开眼,发现这三种时空的一切,全都只是一场梦,转头看向旁边睡的香甜的黄少天,轻刮他的鼻子,黄少天睁一眼看了一眼叶修又闭上,猛然睁眼看清眼前这个人,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,叶修伸手抹去他的泪水,最后停留在他的脸颊上,黄少天垂下眼眸凑进叶修的怀中,久久不语,这般的安静,让叶修以为黄少天又睡了。

"老叶,在不同的时空里,我们还会在一起吗?"黄少天忽然的问道。

叶修听见这话,明白黄少天也跟他做一样的梦,坚定地说:"会,我会想办法找到我们能在一起的方法。"

黄少天沉默不语许久,轻轻地开口:"不管是在什么时空、什么环境下,我都喜欢着你,也会想办法和你在一起,老叶,我从来都不后悔!"

"我也是,再睡一会吧。"

黄少天在怀中的点头说好,拉棉被给黄少天和自己盖上,梦中的我们或许没能好好的在一起,但现实的我们已经幸福的在一块,这个家有你有我,还有你的狗宝贝,这就足够了,叶修闭上眼再次跟黄少天进入梦乡,这一次他们一定能够做一个能永不分离的美梦。


为了与你相遇,无论多少的错过,只要我们相爱,终究还是会在一起,在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。

而爱你的心永远不变,只为你心动。



Fin

感谢喜欢!

这个是BGM开的(((

有参考了胡歌所演的琅琊榜、伪装者,写了一周我也真的O<<

好的 我准备去开新坑了(爬走


 
评论(5)
热度(98)
© 张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