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
我是张甯(ning),是个弱弱的coser兼文手
全职主叶黃王喻,还吃all喻,盗墓主瓶邪黑花,基本上不雷都吃
盗墓粉花爷阿甯,全职粉少天
这里有渣渣的文、cos照,有脑洞的图,总而言之有很多的東西,希望不嫌弃
偶尔更新,剩下马甲号更新(或许)

【全职高手】因为有你

私设有!都是王喻脑洞#




死亡

王杰希得了癌症,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末期,根本救不回来,住院也只是垂死的挣扎而已,但恋人希望的,他也就顺从他的意思。

他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差,能感觉的到生命流失的越来越快了,他的时间不多了,好想在跟喻文州一起生活,他不甘心。

看喻文州每次都带着泪痕睡着,他心里也不好受,抹去他脸上的泪痕,心疼的摸摸他的头发。

“醒了?”

“杰希,你不是魔术师吗?可不可以多停留一会?”

王杰希摸他的手,带着宠溺的笑容说:“魔法生效了,未来的每世我们再相见相爱好吗?”

“用你的命换这样的相见相爱宁可不要啊!”

“收不回来了,最后再笑一个?”

喻文州笑不出来,他们的故事才正要开始,可是他却先走一步,独自留下他一人来完成这个故事。

 “最后一个心愿了,文州?”

他想再摸摸喻文州的脸,但无奈他的手已经抬不起来了,看到王杰希的脸色越来越差,可是那是他最后的心愿,原来扯出一个笑容是如此的困难,看到喻文州的笑容,王杰希满意的闭眼了。

紧喻文州的那只手,不再握住他的手,喻文州知道他已经彻底失去他了,崩溃的哭了出来。




目光

杰希没头没尾的问喻文州为何喜欢他,对方故作思考一会,轻笑的回答他的问题。

“因为魔术师对我下咒,让我这么喜欢你。”

他曾想过喻文州会用什么方式回答他,却从来没有想会是这种回答。

“你太吸引我的目光了,只好对你下咒让你变成我的。”

两人相视而笑,从相视到相爱,都是如此的美好,并非是谁对谁下咒,因为他们俩早就对彼此有好感了,在一起也是迟早的事。



情人节

王杰希:文州情人节快乐。

喻文州:杰希情人节快乐,不做点什么吗?

王杰希:你希望我做点什么?

喻文州:你觉得呢?

王杰希:我不知道才问你。

喻文州:明知故问。

坐在王杰希怀里的喻文州故意的往后坐了些,而他何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不急着现在让他知道什么是“不作死不会死”的道理,今天的时间还长着呢!



喂食

偶尔喻文州到B市找恋人,在那边住上几日再离开,这次才刚到B市他就感冒了,跟王杰希相处时间也缩短许多。

“你啊!放心多依靠我一些。”

“有你真好。”

“我去拿粥进来,待会吃点再休息?”

“嗯,谢谢。”

王杰希揉揉喻文州的头,起身去拿粥进来,原本是要让喻文州自己吃的,可是对方不愿意吃,要他喂他吃。

他叹口气无奈的笑着摇头,舀一小口吹凉再递到喻文州的嘴前,喻文州冲着他笑一下,再开口吃。

给王杰希喂完,他还不愿睡觉,说是要他抱着他睡才肯休息。

“几岁了,还要抱抱才睡?”

“当然,你可是魔术师,抱抱就是睡觉的咒语。”

“好,魔术师的咒语要开始咯!”

那天喻文州睡的很安慰,大概是王杰希施下那令人安心的咒语吧!





分手又复合

那年他们分手,但心中仍然还是爱着对方,无法忘却彼此。

他依稀记得那天喻文州笑的多么勉强,明明是他对不起他的。

“嗯,谢谢你给我这么美好的时光。”

那句话听似平静的接受,可他的语调是颤抖的,并不想结束。

时隔多年,王杰希偶然的在路上碰到喻文州,他的笑容还是如记忆中的美好,上前打声招呼。

“过的还好吗?”

“嗯,过的还不错,你呢?”

“还好,喝杯咖啡?”

喻文州笑着点头,原本以为是在咖啡馆叙旧,王杰希在便利商店买两杯咖啡,带他走到他们最初相识的地方,也是王杰希对喻文州告白的地点。

“我忘不掉你笑容,忘不掉关于你的一切。我想你了文州,虽然是我提出的,但……过去的日子我受不了没有你的生活。”

“我也是,杰希还愿意跟我继续吗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

“我想也是。”

那天他们复合了,在最初的地方再次成为恋人。




梦中梦

喻文州跟王杰希相约见面,见绿灯亮了,喻文州朝王杰希走过去,不料一台轿车冲出来,王杰希推开喻文州,他愣住在原地,地面开始崩塌,他掉落深渊。

“啊!”喻文州吓醒坐起身,看向身边的恋人,还好端端的在旁边。对方被这么大动静给吵醒了,开口询问喻文州。

 “怎么了?”喻文州躺下往王杰希的怀里缩,王杰摸摸他的头,安抚他的情绪。

“我梦见你死了,因为我救而死。”

“没事我还在这。”

“嗯,真的,梦中的你死了,真痛苦。”

“文州我还在不要怕。”

听此话喻文州安心的继续睡下,王杰希还在他身边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


“病人的脉搏逐渐降低,准备电击器!”

一台轿车煞车失灵撞上他与王杰希,他因为王杰希赶紧的抱住他,伤势不严重,但是恋人却是当场死亡。

他仍然认为都只是一场梦而已。

 



魔术师

每次在事后,喻文州总是发现自己都会被王杰希用各种理由拐上床,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明明都没有特意撩他。

“因为我是魔术师。”

总是得到这样的答案,喻文州不是很满意,皱起眉头思索下次要如何防范,即使不能,至少还可以紧急煞车。

“杰希换个台词吧!都听腻了。”

“喔……我什么都知道,也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喻文州沉默了一会,开口说:“还是原来的好……”

后来喻文州没有一次成功让王杰希煞车过,他的思路有些时候他就摸不透。





END(?

感谢喜欢(?
其实我觉得脑洞应该不会只有这些,半夜睡不着就写,所以要打END还是TBC,我犹豫了一下(X
还是END比较好,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再开

 
评论(1)
热度(11)
© 张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