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
我是张甯(ning),是个弱弱的coser兼文手
全职主叶黃王喻,还吃all喻,盗墓主瓶邪黑花,基本上不雷都吃
盗墓粉花爷阿甯,全职粉少天
这里有渣渣的文、cos照,有脑洞的图,总而言之有很多的東西,希望不嫌弃
偶尔更新,剩下马甲号更新(或许)

【特殊传说】约定(冰夏)


那天我们一起出任务回来之后,你向我告白。 

「夏碎,我喜欢你。」冰炎说完转身就走,彷佛害怕被拒绝似的离开,但夏碎知道他不擅长表达自己。
 在那天的告白后,他常常借口说有任务,与我避开,好似他觉得我的喜欢只是朋友的喜欢,其实我也喜欢你呀!你看不出来吗? 每次的每次的,看到你对褚的温柔,我真的好羡慕褚...... 



当我下定决心要回复你的告白,我看到你抱着褚一起睡的时候,我的心碎了,我以为你会一直的爱我,原来我错了,爱情没有我想象这么美好。 我带着些许的东西离开学院,到原世界生活。 

在夏碎离开后,没多久冰炎醒了,他把手从漾漾的身下抽出来,发现桌上有一封信,把它开来看。 




冰炎: 

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,我要出一个很久的任务,我......我会祝福你和褚幸福的,别跟岁说我在出任务,谢谢你...... 

夏碎 




笔迹还很新,一定是刚写没多久,夏碎看到我抱着褚睡觉了,应该还没离开学院。 冰炎抓着外套往紫馆跑,但到夏碎的房间时,只看到小亭在夏碎房间吃点心。
「小亭,你知道你主人去哪吗?」
「主人没说耶!不过,有交代我说不管是谁来了,都跟他们说他要出一个很久的任务,看到冰炎要说,不用找我了,我会祝福你的,大概就这样了,怎么了?」
「没事,谢谢你。」

 

夏碎你这个笨蛋,你误会了! 



冰炎到处在学院里面找,但都不见夏碎的身影...... 
「夏碎你到底去哪了?我们不是约好要一起去原世界看海的吗?对不起,是我不好,让你看那幕,你快回来......我误会你喜欢我的感情了。」 


我终于了解你为什么这么喜欢「尘埃」这首歌了...... 
我的爱像尘埃 散落在边疆地带
不再对谁期待 难道是一种自由自在
而承诺像尘埃 不断被时间掩埋谁还记得大雨之中的 告白 


对不起,是我没注意到你的心,你快点回来我身边,你是唯一的搭档,也是我最爱的人。 

夏碎啊夏碎,冰炎他根本不是真心的爱着你,其实他喜欢的是褚,也只有那个妖师学弟知道冰炎的本名,我......我连冰炎的本名的不知道。 



离开学院一个月后,夏碎好不容易在原世界找到一间小套房,在那边安定下来,但,他却他在租的套房附近下结界,不让任何找到他。 
「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了,我一个人也可以活的很好。」 



冰炎自从夏碎消失后,脸一天比一天难看,居然连原世界都找不到他,而且三天两头就会有人来他房间找麻烦。
「冰炎学长,你到底对我哥说了什么?又给他看了什么?为什么我哥凭空消失了!根本不可能有这么长的任务会给紫袍!」
「我......我没有。」
「你刚刚顿了一下,表示你心虚了!你到底对我哥做了什么!把夏碎哥还我!」
冰炎抬手指向门口说:「你给我出去!」
「你!我不会善罢甘休的,只要我哥没回来,我会!」莱恩抓着暴怒的千冬岁离开冰炎的房间,离开前,莱恩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。 


这是我罪有应得的吗?你说别告诉千冬岁,即使我不告诉他,他也能利用情报班的资源查到,夏碎,你到底在哪里?失去你的消息已经一个月了。 



冰炎仰头看着天花板,回想着之前去原世界出完任务后,答应夏碎的事。
「傍晚的海如同书上写的一样,很容易令人眷恋。」
「是吗。我觉得很一般。」
「冰炎,你真的很没情调耶!不过,我倒是满喜欢的,可以陪我到日落吗?」夏碎微笑的转头问冰炎。
「可以,下次有机会我们在一起来看日落。」
「恩,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喔!不要告诉其他人喔!」 那时候的我感觉非常幸福,因为坐在我的身旁的是你,所以我想要用一辈子的时间追求你并陪着你。 



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想起那个约定,明明就不爱我,却又和我约定要再一次去海边看日落,让那时的我很开心,一直期待着那个约定的到来,而现在已经成为无法实现的约定了。
「不能再胡思乱想了,赶快修炼,让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与他并列一起,这个只是搭档的自觉,并不是自己能否配上他。」 

夏碎不断的修炼,却常常会想起与冰炎的种种,每次都想咬牙的忘记,反而想起的回忆越来越多,每次都被迫中断。
「出去散散心,买个东西吃。」 



夏碎从椅背上拿了件紫色外套穿上,稍微打理一下自己,就出门了。 傍晚的市场是最热闹的,也是最多小贩赚钱的好机会,不过,夏碎都没有兴趣,穿过热闹的市场,走到一个不起眼的小摊贩买鸡蛋糕。
「年轻人,好久不见了,今天要多少呢?」摊贩的婆婆微笑着问夏碎。
「婆婆,我要十五个就好了。」 
婆婆一边做边与夏碎聊天:「对了,另一个黑发小哥呢?婆婆我前阵子还有看到他呢!」
「他还有他的事要做,我不适合做那些,所以我和就没有什么往来了。」
 是呀!我不适合做你的情人,可能连搭档的资格都快不够了。
「年轻人,你这是逃避,面对才是解决的办法。」
夏碎微笑不语,想转换一个话题时,婆婆告诉他已经做好了,夏碎付完钱后就离开,过没多久,冰炎也到这个摊贩买鸡蛋糕。
「婆婆,我要二十个鸡蛋糕,尽量快点,我还要找人。」
「小哥,是不是在找之前与你同行的那个年轻人?」
冰炎愣了一下,才开口说:「婆婆你怎么知道?」 婆婆手指着夏碎离开的方向说:「他刚刚离开不久,这里十个给你,赶快去追吧!」
冰炎随即付清钱,赶紧追上去,不想再次错过夏碎,这是我能向夏碎坦白唯一的机会,不能让它流过我指尖! 



不想再错过你了,我已经无法让你再次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了!我不会再做让你误会的事,夏碎,你在附近对吧?我不管如何一定会找到你的,一定。 


离开之后,回头看看婆婆的店,不自觉得又回想起我们一起买鸡蛋糕的时候,我却看到在也熟悉不过的身影,心忍不住的又痛了,我......我不适合与你在一起,夏碎加紧脚步快速离开,并不让冰炎发现,怎么也没想到婆婆却告诉了冰炎他离开的方向。 



不要!我不想看到你!但耳边不断出现婆婆说的话,面对才是解决的办法,我一点也不想面对他,不想面对他已经不爱我而爱的是褚,不想面对我们之间的约定已经无法实现了...... 所以让自己隐藏在人群中,不被如何人发现,但冰炎却发现他了,夏碎被看到的瞬间,转身就跑。 


「药师寺夏碎,我不准你再跑了,给我停下来!」 



我不要!我不想知道守世界的一切!也不想真的你最近的状况,更不想和你一起回去,我......已经没有理由回去了。 

 


「药师寺夏碎,你现在、立刻、马上给我停下来!」
但夏碎依旧往前跑,因为他害怕面对,无论冰炎怎么喊,都没有理会,直到冰炎抓住他的手。 
「药师寺夏碎,我终于抓到你了。」冰炎勾起嘴角的看着夏碎。
「请你放开我的手。」夏碎想抽出手,可是冰炎却握得紧紧的,不让夏碎抽走。
冰炎无奈的笑了笑说:「夏碎,对不起,那天真是我不好,是褚抓着我的手不肯放,后来累了上床休息,是我睡糊涂了,因为和你出任务的时候,我......」
「不要再说了,请你放开我,到时候我会回去与你解除搭档关系。」
冰炎一把拉过夏碎抱在怀里说:「夏碎,不要和我解除搭档关系,对不起,原谅我好吗?我已经禁不起再失去你的痛了。」
「我......」夏碎轻轻的推开冰炎,仰头闭上眼说:「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因为我闯入你的生活,而且褚......比我适合待在你身边。」
冰炎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人儿说出这般的话,就在夏碎要转身离去的时候,冰炎又抓住夏碎的手,而这次无论夏碎怎么甩、怎么抽,他都会在抓住的。
「药师寺夏碎!你这次又想去哪!」
「冰炎放开我,而且我去哪,你也管不着,我在你和褚冥漾之间,只是、只是个外人而已,我对你的一切都一无所知。」夏碎说完后,眼泪不争气的掉出来。
冰炎把夏碎往自己的怀里抱,用着坚定无比的口气开口说:「你不是外人,你是我飒弥亚˙伊沐洛˙巴瑟兰想用一辈子追求和陪伴的人,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告诉你我的一切,请你不要离开。」
夏碎听了这些话之后,原本就已经泪流不止,更无法止住泪水,任由眼泪留下来,冰炎抱夏碎直他不想哭为止,才放开夏碎。
夏碎带着沙哑的声音向冰炎说:「冰炎......谢谢你。」
「我不要你的谢谢,也不要你的谢谢,我只要你的那一句话。」
「我答应你再也不会消失在你的视线范围。」
冰炎摇摇头说:「我要的不是这一句话。」
夏碎愣了一下,随即意识到他说的是哪一句话,但他偏偏不肯说。
「要我说出那句话可没这么容易,我可是为了你一个人离开学院半年,而且你还欠我一个约定,时间不多了,在不去那边,你就永远也得不到我这句话了。」
 


原来你还是惦记着那个约定,太阳已经快要完全落下了,只能这样了。 



冰炎拉着夏碎跑到河堤边看日落,以河堤代替海边。
「现在可以说了吗?夏碎?」
夏碎无奈的笑着说:「真是的,我败给你了,竟然想到这个方法。」
「那你是否要说了呢?」
「我......」夏碎抿嘴低下头几秒钟,下定决心之后抬头说:「我最喜欢你了,冰......不,是飒弥亚。」
「等这句话等了好久了,碎我喜欢你。」 

 


之后的事之后再说,现在冰炎总算得到夏碎了,但冰炎还要面对夏碎的弟弟-千冬岁的考验与责骂。


 -end- 

 
评论
热度(11)
© 张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