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
我是张甯(ning),是个弱弱的coser兼文手
全职主叶黃王喻,还吃all喻,盗墓主瓶邪黑花,基本上不雷都吃
盗墓粉花爷阿甯,全职粉少天
这里有渣渣的文、cos照,有脑洞的图,总而言之有很多的東西,希望不嫌弃
偶尔更新,剩下马甲号更新(或许)

【YOI】离不开你

私设有 手生有

刚住进维克托家里的勇利,还不是很习惯,虽说他跟维克托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,只是到了俄罗斯之后,他总觉得维克托不太一样,却又说不出来,后来他发现他跟维克托没有之前一样亲近,维克托好像变回初期自己教练时的模样,这天早晨他出去拿报纸,看到维克托家外信件,他突然的很生气,但是他还是叹口气要自己冷静,两人吃着早饭,吃到一半时,维克托伸手随意拿一封信看,勇利真的很不开心,用力放下餐具,维克托吓了一跳。

"哇喔!勇利怎么了?"

勇利生气的对着维克托说:"受够了!分手吧!"说完后他就离开维克托的家,留下愣住的维克托,等他回过神出门想去找时,勇利早已不见踪迹。


维克托换件衣服出门去找勇利,会去的地方,他都找过,却怎么也不见勇利的踪迹,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哪边让勇利不开心,他觉得他还是与平时一样,他真的不懂。


此时的勇利坐在沙滩上,看着海想着刚刚的一切,觉得自己太过冲动了,可是话都说出口怎么收回呢?维克托曾带他到这,还跟他说这里海很像长谷津的海,或许是因为这样,所以他很喜欢来这里整理自己的思绪。

"维克托这个笨蛋。"勇利抱紧双腿,看着与长谷津相似的海。


不知道还有哪可以找勇利的维克托,只好打电话给尤里,接起电话时,对方的口气貌似不太愉快,可他管不了这么多了,开口就问他勇利有没有在他那边,对方大概是了然,回答没有,他们偶尔也会吵架,看来这次比较严重。

"他会去的地方都找了吗?"

"是啊!可是都没看到他。"

"练习场找过了吗?"

"我也去过了,没看见到他人。"

"你在哪啊?"

"在大桥那边。"

"你在那不要动,我马上过去。"

在挂电话前,维克托隐约听见尤里跟奥塔别克说载他过去,他想刚刚尤里不愉快的口气,或许是因为他打断他们俩的交流吧!

等尤里过来时,他觉得这时间漫长的有一世纪这么久,等到尤里到时,他上前抓着他问该怎么办,眼里满是担心,尤里不耐烦地拉开维克托的手,他也是担心勇利,但是不能连他都慌张。

"猪排盖饭会去的都找过了吗?"

"我都找过了,勇利还会去哪,我真的不知道了。"

"你再想想看。"

维克托手抵着下巴思索着,随后又摇摇头,一旁看着的奥塔别克也跟着想,他跟勇利都是外地人,不是当地人,如果是他的话,会去一个与家乡相似的地方,他想勇利也有可能是如此。

"俄罗斯有哪像他的家乡?"

两人同时啊了一声,异口同声地说:"那片海!" 

"谢谢!"维克托向两人道谢后,立刻赶去过那边,尤里转头笑着对奥塔别克比赞,对方只是淡淡地笑了,问他要不要看他们两个,他想了一下,还是答要,想装作不知道也难吧!与其事后让维克托说出来,不如直接去过看看。



维克托到那边之后,真的看到勇利在那边,想过去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杵在好几分钟,无论怎么样他还是要过去。

维克托在勇利后面几步喊:"勇利!"

他像是没听见似的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他未曾看过这样的勇利。


有时候一个人独处,会听见维克托喊着他的名字,这次也不例外,可是那么迟钝的人会知道他在这吗?他笑着摇头否定了,心情好多了,差不多该回去,起身时发现多了一道影子,转身一看是维克托,对方上前走了几步抱住他。

"勇利......"抱住勇利的双手缩紧一分说:"不要分手好吗?"      

勇利回抱住维克托说:"嗯,不分手。"

"勇利不要生气了,我会改掉的。"我已经离不开你了,不要离开我。

"我只是想家了。"勇利不自觉的抓紧维克托的衣服。

维克托放开勇利皱着眉对他说:"勇利你在说谎,不要每次都闷在心里。"

"总觉得你回了俄罗斯之后,我们没有以前亲近,感觉你离我越来越远了。"

原来是因为自己让他没有安全感吗?他未曾想过是这样,回到俄罗斯后,他确实对勇利有点冷淡,想到这里,真的是自己的错。

"勇利对不起。"

"没事了啦!回家吧!"勇利淡淡的笑了,注意到远方的尤里跟奥塔别克,看来维克托真的很着急,居然连他们都来找自己了。


尤里转身走到奥塔别克的机车旁说:"回家了!"

"不等他们吗?"

"不用,快点啦!我饿了!"

奥塔别克应了一声好,快步走过去,跟尤里在一起真的是很好呢!
"想吃什么?"
"随便,你做什么我都吃。"


本来尤里是等着吃奥塔别克做的饭,后来勇利打了电话,要他们过去一起吃饭,让他们担心,他觉得不好意思,做了猪排盖饭算是补偿,尤里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,还跟奥塔别克说很好,要他也去尝尝看,对方也同意,那晚是勇利在俄罗斯最喜欢的一天。


END

 
评论
热度(31)
© 张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