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
我是张甯(ning),是个弱弱的coser兼文手
全职主叶黃王喻,还吃all喻,盗墓主瓶邪黑花,基本上不雷都吃
盗墓粉花爷阿甯,全职粉少天
这里有渣渣的文、cos照,有脑洞的图,总而言之有很多的東西,希望不嫌弃
偶尔更新,剩下马甲号更新(或许)

【全职高手】终究只是场梦

沉迷于梦里的少天,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
一方死亡向

 

叶修虽然是退役了,但是他偶而会上线去网游里抢怪、抢材料,黄少天总是骂他无耻,说他一个职业选手上线去抢一般玩家的怪,简直丢脸!但是他也只是说说罢了,谁叫他就这么喜欢叶修呢!

"老叶,我说你啊!别老是在玩荣耀好不好?"

"少天,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在玩了?"叶修侧开身子,萤幕上不是荣耀的介面,而是旅游网。

"哇啊!我去!不是吧!老叶你什么时候舍得放下荣耀了!我怎么都不知道啊!"黄少天站到他的电脑桌旁边看。

叶修拉过黄少天抱住他说:"刚刚。"撩起黄少天的衣服,在他的腰上轻轻地咬了一口,抬头看黄少天,只是对方并没有看他,而是在看网页,但是他的耳朵出卖了他。

"少天,我们出去玩好不好?"

"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不答应也不太好,那我要去哪玩好呢?"

黄少天看上去十分开心,也迫不及待地想跟叶修去旅游,毕竟这次可是叶修主动说想出去走走,以往都是他问叶修要不要出门的,现在却是叶修问,他当然开心。

"要不要叫上苏妹子啊?"

"嗯?就这么想让人跟着吗?"

黄少天挠挠头说:"想甚么呢?就是想到他平时对你也挺好的,也帮助我们不少什么的,所以才想说……"

叶修没让黄少天说完话,直接打断他说:"行了,逗你的,这次我出钱,你负责开心就好。"

"靠!老叶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土豪了,本少怎么都不知道!"

叶修放开黄少天,两手一摊说:"我一直都是啊!"

黄少天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,想起来叶修的家世,他从来不说,直到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,他才知道叶修的身世,也才知道自己喜欢许久的人,是喜欢着自己的,至今已经过了三年了,这么幸福的日子,一直一直地持续着。黄少天跑到窗边,拉开窗帘,阳光洒落在黄少天身上,那瞬间的他就像天使般的存在。叶修最喜欢看到黄少天那阳光般的笑容,每当他站在阳光底下时,他送他的耳钉也跟着他闪耀着,这样的小太阳只属于他一人。

"吶!老叶我想去海边,我想去很多很好玩的地方!"叶修起身走到黄少天身边,黄少天笑着抱住叶修说:"还有跟你一起拍很多照片,老的时候,我们可以一起回忆。"

"好,都听你的。"叶修宠溺的摸黄少天的头,只要是黄少天喜欢的,他都会拿出最好的给他。

 

**

 

"哈哈哈!好久没有看到海了!老叶快点!我们选个好位置放东西去玩水!"许久没看到海的黄少天,就跟小朋友第一次看到海时,一样的兴奋,叶修无奈地摇摇头,但是他开心,自己怎么样都好。
叶修放下身上的东西,打开跟海边店家租遮阳伞、摊开自己带来的大浴巾,懒洋洋地看着黄少天在那边开心的玩水,没一会黄少天大概是觉得自己一个人玩腻了,跑上岸抓叶修一起去玩水,两人就像孩子依样,开心的嬉戏,黄少天玩累了,提议回去遮阳伞那边休息,晚些再回去玩,叶修同意,毕竟本来就是带黄少天来玩。
"我说老叶,我们还没拍照呢!来来来!我们来自拍一下!"黄少天伸手想去背包拿他的手机时,叶修拦下他,拿起毛巾帮黄少天擦手。
"满手都是沙,待会背包都是沙,你要整理吗?"
黄少天赶紧摇头,他知道那种细小的东西最难清理了,乖乖地给叶修擦干净手之后,才去碰背包,拿出手机调成自拍模式后,勾着叶修比YA,要叶修看镜头。
"一、二、三—‒"拍下的那张,黄少天马上换成桌布,再秀给叶修看。
"至于吗?不就是一张合照?"
"当然!老叶我们的合照太少了!这次的旅游我们要拍很多的照片!"
叶修伸手摸了黄少天左耳上的耳钉,疑惑地开口说:"你的耳钉不是常常在擦吗?怎么没有一开始那么闪亮?"
"有吗?我觉得还是一样啊!怎么了吗?"

叶修摇摇头说:"没事,可能我记错了吧。"
休息了一会,黄少天原本还想再去玩一会,可是这才休息一下子,他发觉自己饿了,嚷嚷着想去吃东西,两人迅速地收拾一番,搭车回市区,顺便去找下榻的饭店,这次的旅游全权交给黄少天决定。到了饭店订好房间后,拿到钥匙去房间梳洗一番,就去外面找地方吃,也不知道该吃什么,上百度去查查当地最热门的餐听上那儿吃,对他们来说能一起吃饭温饱就好了。

 

**


黄少天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黑暗的空间,看不见尽头,无论他怎么走,都会走回原点,他不知道这里是哪,想开口问,眼下这里只有他一个人,他茫然的四处看看,最后原地坐下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听见了脚步声,四周就是没有人,正他在纳闷的时候,那人忽然地开口。
"你快乐吗?"
快乐吗?我跟他在一起旅游,怎么会不快乐呢?为什么要这样问呢?
"非他不可吗?他有这么重要吗?"
浪费了好几年光阴,才在一起,怎么可能不重要呢?今后的日子当然非他不可。
"若是他不在呢?"
不可能!他怎么可能会再次消失!他可是说好要陪我一辈子的,他说不会无故就离开我的!
"是吗?那这里是哪呢?"
这里?我不知道啊!
"我会再来的,再想想这些问题吧。"
黄少天没心思在思考这些问题了,摘下待在耳朵上的耳钉,他曾说过这个的耳钉没有以往的闪亮,可是他不觉得啊!还是跟刚拿到时,一样的好看,不懂他为什么这么说,也没多想什么,又将耳钉带回去,一股睡意席卷而来,眼皮沉重的睁不开,黄少天躺下阖上双眼进入梦乡中。

 

**

 

早晨黄少天被吹风机的声音吵醒,起身喊叶修,对方走出来,看到恋人被吵醒,走过去抱抱他,掀开他的浏海,在他的额头亲一下。

"要再睡一下吗?"
黄少天打个哈欠摇摇头说:"没关系,下去吃早餐吧!"
两人换衣服下楼去吃早饭,时间还早的缘故,饭厅人并不多,他们选在一个窗边的位置,慢慢吃早餐。
"我们待会去哪好呢?"
"你决定啊!"叶修原本想伸手摸他的耳钉,后来又缩手,发现黄少天的嘴角有面包穴,换成抹掉他嘴边的碎穴。
"唉?"
"多大一个人,吃东西还满嘴都是穴穴。"
"反正有老叶帮我注意啊!”黄少天笑嘻嘻地回答叶修。
"你有想去哪些地方吗?记得你想去上海好好玩一趟?"

黄少天想了想,耸肩说:"我是没关系呀!不过既然老叶都这么说了,当然非去不可!"
叶修挑眉点头,接者说:"好,我待会去查察路线,看怎么去比较不累人。"
"我可不想在做什么长途客运,屁股可疼死了,而且又不好睡觉,直接搭飞机去吧!"
"那我们也顺道去找小周看看。"
黄少天想了一下,觉得不错,点头答应,也可以摸摸荣耀,好像挺不错的,两人今天悠哉地在酒店附近随意晃晃,明天一早就要离开这里去飞机场,搭飞机去上海玩,就轻松点吧!

上了飞机后望了一眼外头,转头对叶修笑了笑,阖上双眼头靠在他的肩上,而叶修伸手握住黄少天的手,撇见他耳朵上闪耀的耳钉,淡淡的笑了。

"啊啊!好期待去上海,每次去比赛都没能好好玩上一回,这次终于可以玩了!"
在沉入梦乡前,叶修听见黄少天开心又期待的语气,不禁地也期待了起来,接下来的行程。


**

回过神来,又是那个黑暗的空间,他原地坐下等待那人开口,四处张望,没等到那个声音,却望见远处有一个好熟悉的背影,想问那人是谁,怎么也开不了口,声音像是被锁住似的,脑中闪过一个名字,是他怎么也无法忘却的名字,此时此刻却怎么也无法想起来,那个很重要的人,是谁?他叫做什么名字,有关这个人的一切想不起来。
是谁在他的生命中给予他快乐、是谁总是答应他任性的要求、是谁让他怦然心动,你是谁?到底是谁?抱住头皱着眉反复地问,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。
一个模模糊糊的人进入他的视线中,抬起头时,一到刺眼的阳光落入他的眼中,黄少天伸手遮住阳光,眼前人开口说了话。

 

即使是死了,也不要忘记我。


眼前人背着光看不清他的样子,对方伸出手要拉他站起来,在手要搭上去的那剎,人与景瞬间消失,又再次回到那黑漆漆的地方。突然有双手覆盖在他的双眼上,轻声地说些话,渐渐地失去了意识。

 

**

"少天,要下飞机了,睡得跟猪一样。"叶修勾起嘴角比了比嘴角,开口补了一句话说:"还流了口水。"
"你说什么!"黄少天吓得赶紧抹抹嘴边,发现根本没留什么口水,只是叶修闹着他说的,怒视对方,强硬下的嘴角最后还是翘了起来,跟着叶修一同笑了。
走出机场后,打了一台车,原本是想在轮回战队的俱乐部下车,两人慢慢散步过去,可是黄少天上了车之后就在睡觉,叶修中途决定改去酒店,到了地点后,叶修先去办理入住手续,一办妥后,再去摇醒黄少天,带他到房间去休息。

迷迷糊糊地醒过一会,再次陷入睡梦之中,过了许久,黄少天啊了一声惊醒,惊恐地转头看向一旁的叶修,一把的抱住叶修确认没事,小声地说着还好。
"做恶梦了?"
"我......"黄少天停顿了许久,开口说:"梦见你为了帮我挡下撞击而死亡。"
"就这个?看把你吓成这样。"叶修安抚地拍拍黄少天的背。
"梦中的你死去,就好像你真的死了,连那股椎心的痛,也好真实。"
"少天......我在的地方就是现实。"
"我知道......只是真实到快分不清楚哪个才是梦境,哪个才是现实。"
落下一滴又一滴的泪水,害怕叶修真的离他而去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,手紧抓着叶修不放,生怕叶修不见。

叶修摸摸黄少天的脸,注意到他耳朵上的耳钉,如同黄少天的心情一般的灰暗。

 

**


又是那漆压压的地方,这次却不同于往常,看见了一道光,他直直地走过去,刺眼的光往他这边照来,双手遮住光,等光变弱时,睁开一只眼看,叶修如同以往的坐在电脑桌前玩着荣耀,黄少天不理解着盯着叶修,他注意到黄少天的视线,摘下耳机起身走到他面前。
"这么灼热的视线,是想表达什么。"叶修推倒黄少天,见恋人没有反应,低下头轻轻地吻黄少天,呆愣地给叶修吻着,对方有些不满地咬了他的唇,黄少天吃痛的推开叶修。
黄少天虽说未明白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,但还是不悦的说:"亲就亲嘛!干什么咬我啊!会痛啊!"

"这么不专心,你又在想些什么?"
"没什么,啊!你又抢我们蓝溪阁的BOSS!可恶!可恶!来PKPKPK!"

话才刚落,景象又变了,他与叶修在轮回战队的俱乐部附近下车,两人慢慢散步过去,准备找他们当向导,这时冲出了一台车,冲往叶修和黄少天所在的位置,黄少天想离开,全身动弹不得,心想着来不及闪躲,紧闭双眼等待死亡,没等到冲撞睁开看见叶修抱着自己代替他承受这一切撞击,正准备开口说话时,发现他不再那个死亡十字路口上,身边也没有叶修,又是几次在梦中看过的地方,不远处站着一个人。
"想好怎么回答我了吗?"
"又是你!这么做有趣吗?老叶呢?他怎么样了?"黄少天摇头瞪着那人说:"你究竟想做什么?"
"哪个是真实哪个是虚幻你应该注意到了吧?"
黄少天低下头握紧拳头,挪心自问,注意了又怎么样,他不能流连于这个梦境之中,可是他还是想不断的欺骗自己并留下来,最终他还是必须要面对一切。

"不回答也没关系,虚假的梦境、残酷的现实选一个吧!"
那个一直忘却的名字,他终于想起来了,这一切的种种,让他觉得他所喜爱的人有多么的自私,看似有选择权,实际上只有一个选项,他忍不住对着黑暗中的人大喊。

"自私!你真的很自私,什么都算好了,包括你的一切,可是你有算到我的感受吗!老叶!你给我出来说清楚!"

藏于黑暗的人一步步走出来,黄少天发现那人竟是叶修,一直忍着的泪水,在看到叶修那刻滑落了,朝思暮想的人就站在眼前。

叶修上前将黄少天拥入怀中,淡淡的说:"少天,我很开心能够遇见你,想要跟你在一起一辈子,但是……"

黄少天打断叶修的话痛苦的说:"老叶别说了。"

两人谁也不说话相拥许久,黄少天狠心推开叶修,转过身背对叶修,他该醒了,不能继续待在这美好的地方,他还是没办法自欺欺人,这里终究只是一场梦罢了,而叶修也只是他想象出来的,真实的他早已不在人世间了。

"也许我记不清遇过谁,但是我一定记得我爱过你,以前你对我是不可或缺的,现在不在是了。"黄少天闭上眼仰着说:"曾经的相遇,胜过从未相遇,我会记着的。"

用一辈子去记住你的样貌、语气口吻、与你一起的回忆,对我来说很值得,因为是你。


远处幻化出一扇门,叶修轻推黄少天的肩,撇见他握成拳的手,用着黄少天熟悉的话,让他放心的回去。

"舍不得哥了?"

"谁舍不得你了!我该回到没有你的世界了!"黄少天一开始慢慢的走去,一幕幕与叶修的回忆闪过,他怕他真的舍不得离去,越走越快最后像是逃离似的跑离这,跨入门中前,听见叶修说的话。

"少天,去吧!面对这残忍的真实世界吧!"见黄少天走进门中后,他缓缓的往后退直到没入黑暗之中,梦境逐渐的崩塌。



睁开双眼白花花的天花板印入眼帘,眼睛撇见喻文州坐在一旁,注意到黄少天清醒后,阖上书本摇头无奈地笑,却欲言又止,叹口气说他去找医生过来,一切检查都没事,只需安心静养,至于医生说了什么,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,望着窗外发呆。

"少天,关于叶神的事......"
"我知道,队长我都知道,这个事实我早就接受了。"低头下浅浅的笑,淡然地对喻文州说:"我曾分不清现实与梦境,后来我明白了,不是我分不出来,而是我不断的欺骗自己、催眠自己。"
"现在呢?"
"梦中如何,梦醒后我都不应该再反复的回忆,只是我真的不想忘记,哪怕这是虚假的。"
"是吗?叶神他葬在南山公墓,出院后去找他吧!"
待他出院后,他一次也没有去过,即使接受又如何?到了那也只是徒增悲伤,但每当他回神抬头时,他已经在南山公墓外头,怎么也没有勇气踏进去,一次又一次地假装未曾来过此地,这次也如同之前一样,唯一的不同是他碰见从墓园走出来的苏沐橙,没有悲伤的样子,而是放心地看着墓园。
"苏妹子你是来看老叶的?"
"嗯,还有来看哥哥的,你不去看一下叶修吗?"
"下次吧!"
"沉浸于过的回忆确实不错,但是日子还是要继续过,不能停留在美好的过去。"
没等黄少天回答她,自行离开,留下他一人好好的思考,她相信叶修不想看到这样的黄少天,等他想通想明白,自然就会去看叶修了。
走遍他在杭州游玩与叶修一同去过的地方,回忆着他们一起经历过的事物,他只是不想承认叶修不会再陪他着一起PK一起出游,这么久了,叶修大概很寂寞吧!买了包他常抽的烟,再买瓶啤酒过去,这样就已经足够了。
"嘿!老叶,我来看你了。"在叶修的墓前席地而坐,伸手摸了摸眼前的墓碑,淡淡地说:"在没有你的时光里,我也可以过得很好,我还记得我们在梦里的一切,依然爱着你,像从前一般。"
打开啤酒喝了大半瓶,剩下那几口倒在叶修的墓前,从口袋拿出两人的合照与烟搁在墓的一旁,让他少抽点烟,对身体不好,说了许多的话,以及日常琐事。
"我差不多该走了,下次再来看你啊!老叶!"他停顿了一下,再次开口:"我不会跟你说再见,说再见意味着结束,只要不说再见,就没有结束。"
那些让他念念不忘的,当初一定是他认为最美好的,所以才反反复覆地回想着,很多人事物,是不会这么轻易的从心中抹去的,属于他们俩的年少轻狂,只有他们知道。
离去时,黄少天摸着自己的心说:"私人恩怨,来世单挑。"
墓前隐约站了一个人,大口吸着烟,缓缓地吐出,看着黄少天走远,一阵风吹来,墓旁的人影也被吹散。


END
當初是寫小短文的,不知不覺寫了這麼長,本來是想寫迴圈那種的文,寫著寫著就偏惹(好意思
下次就更新演藝的(((
謝謝喜歡ˊ艸ˋ

 
评论
热度(19)
© 张甯 | Powered by LOFTER